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女帝本色

女帝本色

我来帮TA回答

女帝本色 天下归元txt

望采纳


女帝本色的内容简介

东方有泽,名大荒。
传言里,愚昧、贫穷、落后、蛮荒。
——扯蛋。
大荒女王,冷如霜。
由国师扶立,和国师金童玉女,恩爱情深,一对绝色,鸾俦无双。
——扯蛋。
女王暴毙,国师哀恸,依天命指示,跋涉千里,终寻回转世爱人,从此王子和公主,幸福地生活在城堡里…
——扯蛋!
——我是真相和杯具的分割线——
她说:“人艰不拆!老娘一点也不想做这个女王!转世,转你妹的世啊,老娘上辈子是研究僧!天定风华研究所,听过没?”
他说:“我定下那么苛刻的女王转世条件,你竟然合了。这是天意,天意让你砸碎命盘,落于我手,我怎么能违天而行?”
她说:“累觉不爱!莫装×,装X被雷劈!明明是前头那个女王和别人勾搭成奸,给你戴了绿帽子,你气不过把她给宰了,准备自己做皇帝。结果天上掉下个美貌景横波,占了位置。你看见我就想起她,各种郁闷!你现在很想宰我,很想!”
他说:“好好做你的女王罢,记住裙子不许那么短。”
她说:“明天再去裁掉三公分。”
他说:“明天你宫中美男统统送我宫中。”
她说:“…我擦你不就是恨我抢你位置了吗?我赔你,我赔你还不成么?”
他说:“嗯?”
她说:“嗯…小胤胤,别生气了,我把我自己赔给你,好不好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做我王夫好吗?不要。你领口怎么这么紧,我帮你解了好不好?别动。我身材咋样?是不是沟深峰紧一线天?太宽。我身上香不香?好不好闻?狐臭。……这么久,我们分过,合过,分分合合过,好过,掰过,好好坏坏过,我累了,我想你也累了。现在我问你最后一次,要不要我?要,就别再扣你的见鬼领子袖口腰带等等一切多余的东西,给我立刻!马上!速度!解开它们!……你又不理我!我就知道你还是不会理我!好吧,就这样吧……好。领子、袖口、腰带,从哪个先开始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神们语录:“你抛媚眼的时候,左眼上移半寸,右眼下移半寸,脸部肌理移动七块导致嘴角歪斜,我总是有点很担心你会瞬间中风。”“尊敬的陛下,你领口散了,赶紧替微臣束起来好吗?”“你送我的这瓶指甲油,我决定忍痛拿出来做给你的聘礼。” (摘自潇湘书院女帝本色内容介绍)
【楔子】
东方有泽,名大荒。
在这片大陆的传说中,大荒泽,是一处诡异、封闭、落后、神秘、沼泽遍地、野兽横行、男女赤身裸体、百姓茹毛饮血的……蛮荒之地。
四面沼泽,飞鸟难度的地形,让这处广阔的国土,隔离于他国的视线。周围大燕、东堂、南齐各国,对这块神秘的土地,充满好奇心和野心,却不得其门而入。
也不是没有国家打过大荒泽的主意,毕竟大荒泽所占的面积,远远超越任何一国。
当然,堂皇光明的各国,是不会轻易觊觎人家的国土的。他们自有更加堂皇光明的理由。
“被困在沼泽中的邻国人民,你们一定吃不饱穿不暖,非常渴望外界自由富足的生活!现在,我们来拯救你们了!”
大燕附属的云雷城来了!
南齐附属的西番来了!
他们深情地对沼泽对岸喊话,表达了自己想将大荒泽人民,从水深火热的生活中拯救出来的美好意愿,在和几只青蛙和几条蛇打过招呼之后,他们浩浩荡荡开进了大荒泽。
一天之后,一望无际的沼泽中,侵入者们仓皇而退,留下无数天然人体雕塑遗迹。
士兵们进入大荒泽不过三里,先被毒火沼泽烧跑一半,再被诡异的冰沼泽冻住一半。那些黑色晶体一般的冰沼泽,美丽,虚幻,在阳光下闪烁着七彩的绚丽光圈,然而士兵们的靴子刚刚踏上那冰面就听见细微的碎裂的声音,巨大的吸力紧紧抓住他们的脚心,连带一股阴寒之气瞬间从脚底攀上心脏,咔嚓一声,绝了生机。
最终,数千人站在那片黑色的大地上,以各种永恒的姿势,永久地警告了所有蠢蠢欲动的入侵者。
从此,大荒泽四周,安静了。
各国主政者,都悻悻地笼起了袖子,找点理由给自己台阶下。
“不用理会那个国家,都是一群野人!”
“生吃血肉!兄弟共妻!”
“兄弟共妻!父子也共妻!”
“不仅共妻还共夫!姐妹共夫!母女共夫!姨娘侄女都共夫!”
“国力落后!政权无能!百姓吃不饱穿不暖,一件衣服全家穿!可怜!”
“啊啊出门上街怎么办?”
“光着!”
“啊啊啊一定好多裸女,我要去看——”
……
喧嚣的风声,飘过灰黑的沼泽,渐渐远了。
各国主政者们攻不进大荒泽,回头想想,这见鬼的地形,大荒泽的人也出不来,似乎没什么威胁。说到底,那就是一个遍地沼泽的穷地方,就算地盘大,抢过来似乎也没什么好处?
大荒泽冰沼泽上的人体雕塑,因此经年日久地站着,没有人去收尸,大荒泽的人们,似乎也不介意家门口有群活体雕塑。偶尔遇上大事,举国欢庆时,给这群冰雕披红挂彩。
某年某月某日。
大荒泽深处,礼炮轰鸣。一大群人涌出来,欢天喜地给那群雕塑挂上鲜花彩缎,丝缎精美,花纹繁复,放在那一国都价值千金,在这里,却随随便便披在一群“人体雕塑”上。
“哈哈哈右国师大人就位了,咱们要有新王了,庆贺庆贺!”
人们围着花团锦簇的雕塑跳舞唱歌喝酒,猜拳打牌偷情,完了一哄而散,冰沼泽上,又只有那些雕塑,冷冷地立着。
花渐渐地谢了,落了一地枯黄卷翘的叶。
丝缎被风雨浸蚀,破败如蛛网,在风中瑟瑟翻飞。
过了一段日子。
某一天,大荒泽深处又礼炮巨响,欢声雷动,一群人欢欢喜喜地涌出来,将雕塑上的残花破绢扯去,换上更昂贵更精美得绢绸。
“哈哈哈右国师大人扶立新王了!国师美貌睿智!女王出身豪门!庆贺!庆贺!”
一些丝缎被风卷了出去,被外头的猎户惊喜地拾了,拿去卖钱,大荒泽的人晓得了,啧啧两声,扔出更多的丝绢来,挂在雕塑们的裤裆上。
“外头那些傻叉,吃不饱穿不暖,怪可怜的,扶贫!扶贫!”
又过了些日子。
某一天,大荒泽深处礼炮再次炸的所有沼泽都在震动,更多人涌出来,对着雕塑们炸烟花,冰沼泽上震掉了满地蛋蛋,滚得叮叮当当。
“哈哈哈国师大人看上女王了!娶她娶她!庆贺庆贺!”
又过了一些日子。
一大群人涌出来……
“哈哈哈女王怀孕了!快生快生!庆贺庆贺!”
“庆你个蛋,女王还没嫁给国师呢!完了完了!”
又过了一些日子。
一大群人肃穆低头走出,手捧素花白绸,披挂在看大门的雕塑上。
长长白绸在风中曳开,似右国师大人清冷的眼波,笼罩大荒泽方圆。
“女王驾崩了!”
“按照国例,我们应该寻找转世女王了!”
“左国师大人夜观星象,卜卦问天,得出了转世女王的天命指示!”
“右国师大人说左国师大人放屁。这一代女王身负罪孽,通奸被天罚,不会转世!”
“左国师大人说有罪到死一笔勾销,天命指示不能违背!”
“右国师大人也卜卦问天,列出了转世女王所在……哇,大燕!北斗七星勺斗处,再南行百里。其时天降霹雳、地陷大坑、宝石遍地,飞盘悬空,有女一人,赤身黑丝自天崩地裂处生……喂,这是人还是神?你说可能么?”
“不可能。所以右国师大人同意咱们去找了啊。”
“哦……咱就是找找?”
“对,就是找找。”
“那就……找找?”
“嗯,找找。”
“找多久?”
“转一圈就回来呗,我的第七房小妾正好要我去大燕买点红参。”
“那穷地方有好货?”
“一背篓宝石能买到好点的吧?反正咱不差钱。”
“嗯,就当扶贫。走。”
“走,找转世新女王去!”

女帝本色中宫胤的片段

是说描写宫胤的片段吗?好多来着。。。
我挨片找了找如下:
1.玉阙金宫,帘幕深深。帘幕深处,有夜明珠光泽幽幽,照耀着一双稳定的手。
手如玉雕,指尖洁白,指甲如贝明光莹润,却无血色。 手指灵巧地翻转着一对古老的龟壳,青黑色的甲壳衬得那双手掌心细腻如雪。
“啪龟壳翻转,现出卦象。
手一停,指尖轻轻搁在壳甲上,手背微微拱起,似一只将要飞翔的鹤。
“……找到了?”
语气微含诧异。
这声音极轻也极清,极平也极冷。似寒冰沼泽深处的凝结的冰晶,被穿过的风琳琅地吹响。
动听,却让人从心底泛出寒意。让人想沉溺于这般美好纯净的音色,却又发自内心地明白——这样的美远而冷,是高山上的雪,寒光四射,触及可伤人。
可伤人。
他轻轻站起来,如云的袍角微微一动,似一大片雪蔓延至阶下。
无数明珠渐次亮起,将夜的寂静点燃。帘幕外跪伏的仆佣们,更深地俯下身子去。
浅金色的帘幕垂下,被承尘上的宫灯照耀得光泽迷幻,也遮住了他的脸,众人只能看见雪色的长袍,遮住了所有的肌肤,高高的束领一直束到下颌,用一枚淡金色的珍珠扣紧。
视线到此为止,没有人再敢将眼光向上。
他静静站着。纤细挺直,衣裳宽大却又紧束颈部和腰部,线条紧凑又张扬,因此周身的洁净潇洒尊贵里,便又透出几分周正谨严禁欲的气息——如此矛盾的气质风华,却更令人莫名地无法呼吸。
“转世女王已经找到他道。
还是那不疾不徐、毫无情绪的声调,但所有人都颤了颤,将肩膀收得更紧。
殿宇静默,似有杀气淡淡散开。
“本座决定,亲自前往迎接“
2. 集市的气氛似也有点不对,红香想了一会才明白,刚才一直很喧闹,现在声音却慢慢低了下去,汹涌的人声被一阵窃窃的低语所取代,像奔腾的潮,在柔和清亮的沙滩前忽然温柔,不断欣喜回旋。
姑娘们的抽气声很明显,隐约还有低低的尖叫。
红香转过头,明明四面人极多,偏偏一眼就看见一个影子。
那是一个背影,高而挺秀,白衣质地精洁,并无暗纹花饰,却在日光下闪耀着奇异的淡银光彩,帏帽下一截乌发垂落,光泽却更盛几分。
只是一个背影,便叫人移不开眼睛。
他在集市缓缓而行,四面人潮俱迎他而来,人们看见他便忍不住打量他,打量他却又不敢靠近又不敢靠近他,不敢靠近他却又禁不住想多看一眼,不断有人发出惊呼,因为边走边回头,撞到了人或者撞到了树,震落一树淡粉桃花,簌簌落如天雨。
那些浅粉樱红,娇艳无伦的花瓣落在他肩头,他并没有伸手拂落,也没有停下步伐,花却随着他前行的步伐,慢慢向后飞起,粉瓣盈舞,似被透明丝线拖曳,在他身后翻飞如桃花氅,衬那一身暗光流转的白裳,清极艳极。
集市寂静,连那些惊叹私语都彻底消失不见,人们张大嘴,满目炫彩,倒映这一刻奇景,这一霎风华。
得见一人倾国色,天雨飞花动半城。
红香也被震得忘记呼吸,想着凤来栖不乏清贵名流的翩翩少年上门,可无论是谁,也难有这般神采,一个背影便足以颠倒众生。
3.话音未落,她忽觉眼前一亮,似有一道白影如电光穿至眼前,带起一阵清逸清爽的风,随即她忽然觉得全身不能动了。
仿若在做梦,梦里人潮汹涌都成静态,身周有雪色衣袂似淡云,冷香氤氲如般若。
梦里,一个声音在她耳侧,清晰而平静地道:“她在哪里?”
4.她一直不敢抬头,连那人垂在下颌的帏纱也不敢看,只看见他扣得紧紧的衣领,领上一颗银色的珍珠足有龙眼大,润泽晶亮,美而尊贵。
那是他通身上下唯一装饰,可是就是连红香这样的风尘女子,也禁不住觉得,就这点装饰,正合适。少了,担不住他的清贵气质,多了,便是一种亵渎。
5.黑暗里看不见容貌,只看见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睛,景横波确定红香绝没有这样明亮清冽的眼神,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有。
她想向后退,却发现全身忽然都僵住,只能维持着双手前伸,弯腰屈膝的猥琐姿势,定在床前。
看起来好像她正准备向床上人跪地求饶一样。
给她定了个这么猥琐的姿势,床上的人好像还有点嫌弃,缓缓伸出一根手指,虚虚点在了她心口。
景横波只觉得心口一窒,整个人不由自主缓缓向后退去,直到退到三尺之外,才以躬身姿态停住。
那人坐起身,扇扇袖子,后墙的窗户忽然开了,一股清风卷入。
床上人手指抬了抬,桌上红泥香炉里幽幽暗暗燃着的香块,红光便亮了亮,清雅香气弥散。
景横波看他动作,忽然明白,这丫敢情是嫌她气味太浓,推开她,再开窗熏香散味!
这人从出现到现在所有动作,都在诉说一个情绪。
嫌!弃!
那人盘膝坐在床上,姿态端严,一抹雪色衣角垂落如流月,景横波忽然心跳,只觉得似看见帝王高踞宝座,正待对她冷然垂询。
这男人的气场……
她忽然也屏了呼吸。
他并没有看她,微微抬着脸,手搁在膝上,月光斜斜,只照亮他下颌,一片冷玉般的光辉,他的声音也似冷玉清凉,一字字凝冰碎雪。
道:
“准你逃三次。陛下
6. 白衣委地,襟袖如雪,束得紧紧的领口上,一枚淡金色的珍珠,在一片淡白色的雾气中微微闪光……
后窗开着,水汽淡雾如流云,夜风掀起那人衣袂,漾出一抹水波般的浅纹,一笔曼行草书般自袖口蔓延至袍角,连带黑发微微鼓荡而起,似要向月色中飞去。
白衣胜雪,领口紧束,一枚淡金色珍珠低调又奢华地亮着,黄铜的光亮都无法掩盖。
他个子太高,又站着,镜子只能照到他的领口处。
“第二次他还是那么平静冷峻,纹风不动。连领口淡金色的珍珠,都居高临下,寒光熠熠。 此刻若有才子骚客在,大抵要摇头晃脑吟诵一句“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”,景横波却只顾着后退。
更要命的是,她发现这个家伙极有气场,这不是形容气质的气场,而是这家伙所在的地方,四面空气就好像特别的沉重,宛如实质,她完全没有把握在这样的感觉中瞬移多远。
身侧有一根手指。
手指洁白,形状优美,指尖晶莹如冰色,此时景横波趴在镜前,男子在极近的身后,手臂从后伸出,按住了暗门,两人距离极近,男子一低头,下巴就会挨着景横波的头顶,如果从后面看去,大抵似一个拥抱的姿势。虽然男子身子远远侧开,一副不愿意靠近的模样,但从镜子里看,这一幕颇有几分画眉婉转耳鬓厮磨的旖旎。
7. 果然好一张倾国倾城的颜!
尤其一双眼睛,极深的双眼皮,极黑的瞳仁也罢了,偏偏眼眸深处,隐隐有幽蓝色彩,不显怪异,只令眸子更加明锐深邃,星彩璀璨不足以明其神采,一眼看进去,像堕入宇宙深处不知去路和来路,只见天地玄幻,七彩流光。
仅仅这一双眸子,便似囊括天下颜色,其余五官之美,便都成了陪衬。而那般极白至近乎透明的肌肤,极净,极澈,像盛夏斑斓里看见玉池里的冰,寒气幽幽,令人凛然。
现在这双冰晶一般的眸子盯着她,景横波忍不住打个寒战,忽然感到马车里气温骤降,冷意彻入骨髓。
有杀气!
有没有人告诉她,为什么,明明这家伙周身杀气凛然冷若冰晶,耳垂……却!红!了!
他太清澈太晶莹,以至于那抹红如此显眼,淡淡薄薄地抹在耳垂上,甚至微微往鬓角扫了一些,似霞光映上雪地,又似白玉里透出浅红的玉晕。
这股莫名其妙的杀气冻得她连想要伸出去占便宜的爪子都顿了顿。
8.
黑白分明的眸子,边缘似有幽蓝的光芒一闪而过,因此显得更加清透,似雪山之上被天风洗过的长空。
我擦。。仔细找找,原来有这么多哦。。。好像还不止这些。。

女帝本色结局是什么

来错吧了

谁有 小说夫侍成群

可以去各个免费小说App,如七猫免费小说,米读小说等等里面去搜索《夫侍成群》这本小说,相信一定会有的。

《夫侍成群(女尊)》秋素txt全集下载

《夫侍成群(女尊)》秋素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,点击免费下载:

内容预览:
幼时父亲总对我说道:千惨万惨莫若出生贫困的男儿家。
我当时却是不信的。
世上男儿虽廉价,但若能找到好的妻主,恩恩爱爱相敬如宾,也是分外幸福的事情。天下儿男莫不向往这般的生活。
然而渐渐大了,父亲的院落变得萧瑟,母亲再不往这里光顾,也再不看我一眼,我才察觉,父亲的苦涩。如若父亲生下的是个女娃,便凭女则贵,而生下的却是个男儿,母亲本就对父亲失去兴致,这一下,更加是无甚喜爱了。
随着时间的流逝,母亲的院落里添了许多新人,父亲便被遗忘了。
然而父亲却对我很是温柔,教我识字读书,帮我织衣缝鞋,绝不比那些得了母亲宠的女孩儿们差了去。
当年母亲还宠爱爹爹的时候,因为他喜爱读书,所以一掷千金,买下了整个书院,没先到最终爹爹却再也得不到母亲的心,只剩下这千万册书,陪着父亲。
这许多年来,我无所事事,只能去看书。看着看着,渐渐的,就升起了一些莫名的想法。
男子真是百无一用吗?
男子真是离开女主就不能活吗?
我把这些……